四书五经四库全书道教指南茗香文斋茗香文斋-补遗轩怡文苑
> 道教指南-内丹修炼-傅金铨著作-入药镜注 吕祖沁园春注 康节邵子诗注

首     页

道学入门

道教人物

内丹修炼

外丹阐幽

养生撷粹

道家文化

佛学采珍

拳术精选

 
现在位置:  道教指南首页 >> 内丹修炼 >> 傅金铨著作 >> 入药镜注 吕祖沁园春注 康节邵子诗注
 

入药镜注

[清]  济一子  注

    汉崔公希范著《金丹真决》名《入药镜》,药之名自此始。何以不曰丹而曰药?丹者神化之道,药乃治病之方。人自幼至老,莫不有疾,但不自觉耳。必先补足残躯,令五脏六腑四肢,骨髓充盈、气血完固,乃行炼精化气之功以筑基。基成无漏,乃可炼已还丹而证圣。
    药者,后天中之先天;丹者,先天中之先天,均之炁耳。此炁乃元始祖炁,先天至精、至灵、至圣。《经》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即此是也。入门从此,则知不死之药,不在海上。证圣之丹,即在人间。铸此镜以照人,须眉毕现,易见而易知矣。

    先天炁,后天气,得之者,常似醉。
    先天炁即隐于后天气之中,此龙虎之真精,至虚、至无、至灵、至妙。得此二气,谓之得药。得药有景,昏沉似醉,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融融若春矣。日常,则每如此,非一次也。

    日有合,月有合,穷戊己,定庚甲。
    《经》曰:“月本无光借日光。”《契》曰:“晦朔之间合符行中,此天之日月。”人身亦有日月,光明圆缺不异于天,当知其有合也。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时变化而能久成,相摩相荡万古常新,学道者其效之似之。
    戊土为精,己土正性,推情合性,金木乃并,斯理难穷,当究其极。庚金甲木,先定其位。甲木青龙,庚金白虎,心火朱雀,肾水玄武,象列四隅,中央是土。丹乃五行之气结成,当知东位龙从火出,西位虎向水生,金水同宫、木火为侣之义,尽于此矣。

    上鹊桥,下鹊桥,天应星,地应潮。
    乌鹊填桥,架空飞度,乃牛郎织女相会之所。道通明阳,亦如牛女,不有斯桥,终成间隔。上鹊桥者天梯也,下鹊桥者河筏也。上桥为斗极之运用,配阴阳,符水火之具也。下桥为天河水逆流,人身之银河,捧圣之用也。上通天关,下彻地底,星见于天,潮涌于地,造化现形,中存妙理。法天象地,无乎不至。

    起巽风,运坤火,人黄房,成至宝。
    陈希夷曰:“攸尔火轮煎地轴,愕然神奋出山颠,吹起巽风,逼动坤火,极力猛炼,方得铅金出。铅借火上升,当时只见有火,不见其药,药在火中,此即坎中之真阳,补还离中之真阴。三车搬运,逆上泥九,注入黄房,结就神室金胎,成无价之宝矣。”

    水怕干,火怕寒,差毫发,不成丹。
    干寒二字,谓太过不及。性水情火,要时刻调匀,务求恰当。药有老嫩,火有文武,毫发差殊不作丹。又曰,工夫毫发不容差,慎之至也。差义云,何时不真正,火不合法,当降而升,当升而降,水溢而滥,火燥而炎,琴瑟之调不得和平。更有差之大者,炼心不死,神驰意散,行之无功,虽得真炁,无元神以宰之,又不止于干寒,必将败乃事矣。

    铅龙升,汞虎降,驱二物,勿纵放。
    火龙为汞,水虎为铅。今曰铅龙,是指坎中一点真阳而言也。曰汞虎,是指离中一点真阴而言也。龙从上降,虎自下升,今曰龙升,是抽坎中之阳铅,木龙载之而上浮。今曰虎降,是补离中之阴汞,金虎随之而下降。武火抽铅,文火添汞,擒龙制虎,使不猖狂。驱二物者惟心也,心无一刻不攒,神无一刻不注。设或不谨,纵龙入涧,放虎归山,其伤实多,必降伏之有素,乃受驱使,产神药矣。《悟真》曰:两手捉来合死斗,化成一块紫金霜。

    产在坤,种在乾,但至诚,法自然。
    《无根树》曰:产在坤方,坤是人。坤者,乾之匹也。乾为鼎,坤为炉,炉产药,鼎炼烹。乾阳,坤阴,阳施阴受顺也。今乃受坤之施,返而种之于乾,岂非逆乎?不天地否,而地天泰之见矣。然此特外形之颠倒,概自阴阳始交,乾之真阳入于坤而成坎,坤之真阴入于乾而成离,故曰“阳虽女体男儿体,男本阳身女子身”,此为内形之颠倒。造化之根,动静之始,错综变化,自此起矣。道之发端,真火逼逐,出坤而过乾,此为武火;野战须防危险,入鼎温烹,但法天地自然,此为文火。守城端在敬畏,法自然者,我无为而造化自然有为,但至诚无息耳。

    盗天地,夺造化,攒五行,会八卦。
    斯道窃天地之至精,夺乾坤之造化,效法天地,把握阴阳,攒簇五行,会合八卦,非遇真师,将何法以盗夺之耶。曰盗,必其不知。曰夺,必非顺与。盗夺功成,攒簇不谬。丹鼎既全,百神会合,土釜封固,日炼时烹,潜符默运,息息归根,换尽阴浊,变为纯阳,即圣躯矣。

    水真水,火真火,水火交、汞不老。
    曰真则非比象矣,离中一点真液,乃真水也;坎中一点真阳,乃真火也。水火分途,何从而得其交哉,此际须仗黄婆勾引,真土擒制。三昧真火,必从挑拨而炎,与性水合而为一,则离汞之身,可返老而长生矣。

    水能流,火能焰,在身中,自可验。
    先天之水火,相依为用。后天之水火,相激成仇。流下炎上,乃五行自然之性。当人身中亦有水火,有形可见,有色可睹,神工运火,堪以自验。岂空谈其理,虚拟其象之可比哉。

    是性命,非神气,水乡铅,只一味。
    思虑之神,呼吸之气,后天之凡气也。性是元神,命是元气。先天之元神元炁,乃为道炁。若只言神气,则非先天至真之精,至妙之宝,小之乎言性命矣。
    铅中含银为白虎,砂中有汞为青龙。五行顺,则母生子,故曰金生水。丹道逆。为儿产母,故曰水生金,此铅出水乡之义。然铅字至精,说不能尽,即如凡世间之黑铅,亦是感太阴之气,为先天玄水之精,所以能炼外丹。此乃人身中之铅,铅产于水,而成于火,成仙证圣,只此一味,便是大道之根,阴阳之祖。人能坎底寻铅,离中得汞,修丹之能事毕矣。

    归根窍,复命关,贯尾闾,通泥丸。
    人身之空窍有九,关隘有三,自尾闾、夹脊、玉枕,上至泥丸脑顶,此为后上之三关。藏神于心,藏气于身,则命复而根归矣。一如草木之收头,效之则必通任督,运河车,金液玉液当知,阴跷阳跷不谬。穷九关而彻底,升二气于泥丸。泥丸者,髓海也,补脑之功,精勤无间。根归命复,不死之道矣。
金浦三车夺圣机,冲开九窍过曹溪,迢迢运入昆仑顶,万道霞光射紫微。

    真囊龠,真鼎炉,无中有,有中无。
    鼎炉妙用。非囊龠不为功。囊者虚器也,妙也。龠者其管也,窍也。冬夏二至,一岁之呼吸也。弦望晦朔,一月之呼吸也。一日之呼吸在昼夜。一息之呼吸在延迟。
    易曰:“一阖一闭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性为无中之真有,命为有中之真无。有无互入,神气始交,神凝气结,斯为圣胎。

    托黄婆,媒姹女,轻轻运。默默举。
黄婆者,中央意土,即戊己也。姹女者,宅中之女。交会之际,必托黄婆媒合,以通姹女之情。戊己土中,藏有真火,逼动铅金,火力炽盛,金来归性,入南宫矣。然后,轻抽默掣,后升前降,下重楼,归丹府,封因而温养之。
    陈泥丸曰:“神符默运三关彻,铅赴黄河入大罗。”

    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
    自子至巳为六阳,自午至亥为六阴。此言炼一日之道,结一日之丹。几十二辰中,不必刻定从子起。但我意欲行便行,勤勤采炼,积累易成。此是指丹士用功不掇,非指十二时辰须认子也。

    饮刀圭,窥天巧,辨朔望,知昏晓。
    刀圭,犹言刀头圭角,微末不多之谓。饮,服也。《抱朴子》曰:服元气者,亦不多服也。服之则灵宝在身,天巧自然。所谓刀圭一入口,白日生羽翰。 
    月有弦望晦朔,日有朝屯暮蒙。晦朔为采取之期,屯蒙为运用之候。

    识浮沉,明主客,要聚会,莫间隔。
    金沉木浮,铅沉银浮。银何以浮,气也。性为我之真主,铅从外至,汞自内迎。饶他为主我为宾,藉彼阳铅运转,收尽一身阴汞。阴阳配合.常要聚会,勿使间隔,日炼时烹,交媾处,产金莲。

    采药时,调火功,受气言,防成凶。
    有药有火,无火无药,火从药生,药因火有,《契》曰:“朱雀为火精,执平调胜负。”调之使水火均平,无有偏胜。究竟药是气,火亦是气,受此气者,齐天大福,吉祥止止之事。防成者,必遭凶祸,指炉残鼎败也。

    火候足,莫伤丹,天地灵,造化悭。
    周天功成,便当止火。若持盈未已,无益于盈,必且有损,所以有不知止足必倾危之戒。何由知其足,盖有止火之景也。此天地之灵丹,人身之至宝,造化之所吝惜而不轻予者也。得之者抱玉怀珠,则时刻当护借而不忘矣。

    初结胎,看本命,终脱胎,看四正。
    未结胎之前,炼精化气。填平缺陷,谓之筑基。还丹之后,结为圣胎。炼气化神,谓之成圣。初二两关,神注金胎,心攒命蒂。十月胎圆,瓜熟蒂落,脱胎而出,神透泥丸,气冲天门。再行乳哺,功满化虚,乘紫雾,驾飞龙矣。
    四正者,子午卯酉之宫。既曰脱胎,则四正之官,无所用之矣,或曰乳哺不用乎。一朝功满人不知,四面皆成夜光阙。

    密密行,句句应。
    仙者,人所爱慕,万万不可得者。秦皇汉武,天子之尊,求之而不得。《易》曰:“机事不密则害成。”《黄鹤赋》曰:“择善地,慎事之机密。”古有明戒,宜敬遵勿妄。果能慎严密,则自得气得药,还丹温养。以至于成。
    文共八十二句,无一不验矣。

 

吕祖沁园春注

[清]  济一子  注

    七(河图,七乃火之成数)返(去而复来,回旋也)还(还其所固有,自先天失落,今乃自外而还于内,自彼而还于我)丹(丹乃乌兔之精结成,故其字象形,配合日月),在人(言不在他物,而专在用人。《指玄篇》曰:“人须人度超凡世)先须炼己(起手先须炼己,己者我之真土也。有己必有彼,戊者彼之真土也,合二土而为炼曰圭)待时(待者候也,待其时之来,待其信之至,此时即活子时,时而曰活,非日中之十二辰矣。时者千金一刻,造化在此,神工在此。时之义,大矣哉)。正一阳(天地之冬至,一阳起于九地之下,盖阴极也。阴极则阳生)初动(此太极一动,人身亦犹是也,自生身以来,第一次初动,谓之元鼎,此一动即是活子时),中宵(中宵半夜也,亥将尽而未尽,子欲来而未来,中间夹缝,界乎亥子之间。所谓亥子中间得最真是也)漏永(漏永者,工彻昼夜,无时或止也),温温(火气温温也)铅鼎(产铅之鼎,温铅之炉也),光透(此气至,耀金光。《无根树》曰:“铅鼎温温宝现光”,又曰:“金精旺,耀眼花”,吕祖曰:“铅光发现三日前”,《道情歌》曰:“电光灼处寻真种”)帘帷(帘帷者,闭目内视,有张幕垂帘之象。透帘帷者,光自外来,真阳之到,有形可睹也),造化(即真阳金精)争驰(交相战也,盖阳欲为主,初至而尚稚,阴欲退去,急切而未能,有如兵民相见也),龙虎交会(龙雌虎雄,不交不成造化。二物相会,宝体生金),进火工夫(工夫全在进火不差时刻)牛斗危(斗枢也,旋转而指,牛女对待也。此假三星为言,以明鹊桥上大有危险,教人当刻刻提防,稍一不慎,堕厥前修矣,敬之哉)。曲江上(曲江水名,喻坎水也。曰上者,高出于曲江矣),见月华莹净(名丹经皆言亲眼见来,昧者皆揣为自身积贮之金光,再不知月现于西,见之自东,其光华莹净皎洁,亦如太阴一般圆缺。诸经言月甚多,人不之觉。《悟真》曰:“月才天际半轮明,早有龙吟虎啸声。”天上之月,与人身之龙虎,有何交涉,请一致思),有个乌飞(至无之中,炼出至有。见金乌飞入广寒阙,太阳移在月明中。金乌为阳中之真阴,玉免乃阴中之真阳也),当时(犹言当下,即刻也)自饮刀圭(曰自,便非他人。刀圭,微末也。自饮者,吸服也。自饮刀圭,亲尝此药也)。又谁信(奇事无人肯信),无中养就儿(本来清静虚空之体,从无中生出有来,如妇人怀胎,神攒气结而丹成矣,玄文至此一束)。辨水源清浊(上文已完,此下再补前说之末备。天一生水之源是金,清浊即判,金水分形,须要辨之真、审之确,乃为不误大事),木金间隔(东方甲木与西方庚金,相隔甚远。或因资财间隔,或因人地间隔),不因师指,此事难知(自古至今,圣圣相传,口口相付。非积思可悟,非猜想可得。盖其文深旨远,天地虽大,海宇虽宽,必有继道统之人,但因缘不遇耳。白玉蟾万里求师,有志者果能效之,虽难知而不难矣)。道要玄微,天机深远(道之枢要,尽精致微。天机秘密,深远难露),下手速修犹太迟(今日即起手速修尚觉不早,何也,修短莫测也)。蓬莱路,仗三千行满,独步云归(海上有蓬莱山,真人仙子所居,成真者德行修逾八百,阴功积满三千,功成行满去朝天,稳驾琼舆凤荤)。

 

康节邵子诗注

[清]  济一子  注

    昔真源陈抟以道授洛阳种放,放授汝阳穆修,修授青社李之才,之才授邵尧夫。尧夫名雍,谥康节,河南人,初学于之才,之才曰:“君非迹简策者,其如物理之学何”既学矣,则又曰:“不有性命之学乎!”雍再拜受教。记称雍智虑绝人,遇事前知,程子谓其内圣外王之学。图书象数变通之妙,秦汉以来未有知者,独雍得其传。

    耳目聪明男子身
    耳聪目明,五官周正,较之聋聩,罪福别矣。天生万物,余得为人,且不为女而为男,亦云幸矣。英雄志量,湖海胸襟,为圣贤,成仙佛,期无负此七尺之躯而已。

    鸿钧赋与不为贫
    鸿钧,天也。天赋之命,人禀之性,无少亏欠;天能厄我贫贱寿夭之命,不能厄我为圣为贤之心。赋身之良,万物皆备,岂为贫哉。

    因探月窟方知物
    探者,采也。月窟,即下文之姤卦。物者,即所谓恍惚中有物之物。方知者,言从前不知,兹因得决归来,依法采取、乃知此物深藏月窟之中。此物者何物?庄周“北溟之鱼”,老子之“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是也。重阳祖曰:“时至而气自化,静极而机自发”,静定极中,至有动处,即是先天造化,忽有一物,或明或隐,不内不外,此是大药始萌,才有朕兆。

    未蹑天根岂识人
    蹑,取也。天根,即下文之复卦。人者,既杳杳冥冥中之真精,生天、生地、生人、生万物、生仙佛之根也。言从前未遇师传,不知有此天根, 岂能知此蹑之之法, 又岂能识此生人之妙乎?探月窟而知造化之根源,蹑天根而识生人之所以。此一联从后溯前,是实证之语。

    乾遇巽时观月窟
    乾遇巽,姤也,夏至也。其象为月窟,一阴起于五阳之下,下弦之象也。观者,以眼观之,即《阴符经》“观天之道”之观,此观字惟范宜宾《阴符玄解》最为透彻。

    地逢雷复见天根
    地逢雷,复也,冬至也。其象为天根,一阳起于五阴之下,上弦之象也。见者,以眼见之。所谓天根名,天地之根源,五行之宗祖。观之有时,见之有处,药产神知,机动籁鸣,时哉不可失。此一联是法则。

    天根月窟闲来往
    天根月窟,窍妙是也。能知此妙,便知此窍。经曰:“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来往者,呼吸也。日往则月来,暑往则寒来;日月相推而明生,寒暑相推而岁成。来往于何时?子午之候也。来往于何处?卯酉之门也。经曰:“斗极建四时,八节无不顺。斗极实兀然,魁杓自移动。只要两眼缴,上下交相送。须去静中行,莫向忙里送。复姤自兹能运用,全丹谁道不成功。”此一句是工夫。

    三十六宫都是春
    经曰:“三十六宫翻卦象,千金不与俗人评。”骨节三百六十,毛孔八万三千,无不融和周遍。又曰:“痒生毛窍,万孔皆春,精神如浴之方起,酥畅如交媾之甜美,日日与君花下醉,更嫌何处不风流。”此一句是效验。

 

返回首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