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四库全书道教指南茗香文斋茗香文斋-补遗轩怡文苑
> 华威先生

 

 

华威先生

张天翼

  转弯抹角算起来棗他算是我的一个亲戚。我叫他“华威先生”。他觉得这种称呼不大好。

  “天翼兄你真是!”他说。“为什么一定要个‘先生’呢。

  你应当叫我‘威弟’。再不然叫我‘阿威’。”

  把这件事交涉过了之后,他立刻戴上了帽子:“我们改日再谈好不好,天翼兄。我总想畅畅快快跟你谈一次棗唉,可总是没有时间。今天刘主任起草了一个县长公余工作方案,硬要叫我参加意见,叫我替他修改。三点钟又还有一个集会。”

  这里他摇摇头,没奈何地苦笑了一下。他声明他并不怕吃苦:在抗战时期大家都应当苦一点。不过棗时间总要够支配呀。

  “王委员又打了三个电报来,硬要请我到汉口去一趟,我怎么跑得开呢,我的天!”

  于是匆匆忙忙跟我握了握手,跨上他的包车。

  他永远挟着他的公文皮包。并且永远带着他那根老粗老粗的黑油油的手杖。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他的结婚戒指。拿着雪茄的时候就叫这根无名指微微地弯着,而小指翘得高高的,构成一朵兰花的图样。

  这个城市里的黄包车谁都不作兴跑,一脚一脚挺踏实地踱着,好像饭后千步似的。可是包车例外:Ding ding,Ding!ding,Ding ding!棗一下子就抢到了前面。黄包车立刻就得往左边躲开,小推车马上打斜。担子很快地就让到路边。

  行人赶紧就避到两旁的店铺里去。

  包车踏铃不断地响着。钢丝在闪着亮。还来不及看清楚棗它就跑得老远老远的了,像闪电一样地快。

  而棗据这里有几位抗战工作者的上层分子的统计,跑得顶快的是那位华威先生的包车。

  他的时间很要紧。他说过棗

  “我恨不得取消晚上睡觉的制度。我还希望一天不止二十四小时。救亡工作实在太多了。”

  接着掏出表来看一看,他那一脸丰满的肌肉立刻紧张了起来。眉毛皱着,嘴唇使劲撮着,好像他在把全身的精力都要收敛到脸上似的。他立刻就走:他要到难民救济会去开会。

  照例棗会场里的人全到齐了坐在那里等着他。他在门口下车的时候总得顺便把踏铃踏它一下:Ding!

  同志们彼此看看:唔,华威先生到会了。有几位透了一口气。有几位可就拉长了脸瞧着会场门口。有一位甚至于要准备决斗似的棗抓着拳头瞪着眼。

  华威先生的态度很庄严,用一种从容的步子走进去,他先前那副忙劲儿好像被他自己的庄严态度消解掉了。他在门口稍为停了一会儿,让大家好把他看个清楚,仿佛要唤起同志们的一种信任心,仿佛要给同志们一种担保棗什么困难的大事也都可以放下心来。他并且还点点头。他眼睛并不对着谁,只看着开花板。他是在对整个集体打招呼。

  会场里很静。会议就要开始。有谁在那里翻着什么纸张,窸窸窣窣的。

  华威先生很客气地坐到一个冷角落里,离主席位子顶远的一角。他不大肯当主席。

  “我不能当主席,”他拿着一枝雪茄烟打手势。“工人救亡工作协会的指导部今天开常会。通俗文艺研究会的会议也是今天。伤兵工作团也要去的,等一下。你们知道我的时间不够支配:只容许我在这里讨论十分钟。我不能当主席。我想推举刘同志主席。”

  说了就在嘴角上闪起一丝微笑,轻轻地拍几下手板。

  主席报告的时候,华威先生不断地在那里括洋火点他的烟。把表放在面前,时不时像计算什么似地看看它。

  “我提议!”他大声说。“我们的时间是很宝贵的:我希望主席尽可能报告得简单一点。我希望主席能够在两分钟之内报告完。”

  他括了两分钟洋火之后,猛地站了起来。对那正在哇啦哇啦的主席摆摆手。

  “好了,好了。虽然主席没有报告完,我已经明白了。我现在还要赴别的会,让我先发表一点意见。”

  停了一停,抽两口雪茄,扫了大家一眼。

  “我的意见很简单,只有两点,”他舔舔嘴唇。“第一点,就是棗每个工作人员不能够怠工。而是相反,要加紧工作。

  这一点不必多说,你们都是很努力的青年,你们都能热心工作。我很感谢你们。但是还有一点棗你们要时时刻刻不能忘记,那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

  他又抽了两口烟,嘴里吐出来的可只有热气。这就又括了一根洋火。

  “这第二点呢就是:青年工作人员要认定一个领导中心。

  你们只有在这一个领导中心的领导之下,大家团结起来,统一起来。也只有在一个领导中心的领导之下,救亡工作才能够展开。青年是努力的,是热心的,但是因为理解不够,工作经验不够,常常容易犯错误。要是上面没有一个领导中心,往往要弄得不可收拾。”

  瞧瞧所有的脸色,他脸上的肌肉耸动了一下棗表示一种微笑。他往下说:“你们都是青年同志,所以我说得很坦白,很不客气。大家都要做救亡工作,没有什么客气可讲。我想你们诸位青年同志一定会接受我的意见。我很感激你们。好了,抱歉得很,我要先走一步。”

  把帽子一戴,把皮包一挟,瞧着天花板点点头,挺着肚子走了出去。

  到门口可又想起了一件什么事。他把当主席的同志揝开,小声儿谈了几句:“你们工作棗有什么困难没有?”他问。

  “我刚才的报告提到了这一点,我们……”

  华威先生伸出个食指顶着主席的胸脯:“唔,唔,唔。我知道我知道。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来谈这件事。以后棗你们凡是想到的工作计划,你们可以到我家里去找我商量。”

  坐在主席旁边那个长头发青年注意地看着他们,现在可忍不住插嘴了:“星期三我们到华先生家里去过三次,华先生不在家……”

  那位华先生冷冷地瞅他一眼,带着鼻音哼了一句棗

  “唔,我有别的事,”又对主席低声说下去:“要是我不在家,你们跟密司黄接头也可以。密司黄知道我的意见,她可以告诉你们。”

  密司黄就是他的太太。他对第三者说起她来,总是这么称呼她的。

  他交代过了这才真的走开。这就到了通俗文艺研究会的会场。他发现别人已经在那里开会,正有一个人在那里发表意见。他坐了下来,点着了雪茄,不高兴地拍了三下手板。

  “主席!”他叫。“我因为今天另外还有一个集会,我不能等到终席。我现在有点意见,想要先提出来。”

  于是他发表了两点意见:第一,他告诉大家棗在座的人都是当地的文化人,文化人的工作是很重要的,应当加紧地做去。第二,文化人应当认清一个领导中心,文化人在当地的领导中心的领导之下团结起来,统一起来。

  五点三刻他到了工人救亡协会指导部的会议室。

  这回他脸上堆上了笑容,并且对每一个人点头。

  “对不住得很,对不住得很:迟到了三刻钟。”

  主席对他微笑一下,他还笑着伸了伸舌头,好像闯了祸怕挨骂似的。他四面瞧瞧形势,就拣在一个小胡子的旁边坐下来。

  他带着很机密很严重的脸色棗小声儿问那个小胡子:“昨晚你喝醉了没有?”

  “还好,不过头有点子晕。你呢?”

  “我啊棗我不该喝了那三杯猛酒,”他严肃地说。“尤其是汾酒,我不能猛喝。刘主任硬要我干掉棗嗨,一回家就睡倒了。密司黄说要跟刘主任去算帐呢:要质问他为什么要把我灌醉。你看!”

  一谈了这些,他赶紧打开皮包,拿出一张纸条棗写几个字递给了主席。

  “请你稍为等一等,”主席打断了一个正在发言的人的话。

  “华威先生还有别的事情要走。现在他有点意见:要求先让他发表。”

  华威先生点点头站了起来。

  “主席!”腰板微微地一弯。“各位先生!”腰板微微地一弯。“兄弟首先要请求各位原谅:我到会迟了一点,而又要提前退席。……”

  随后他说出了他的意见。他声明棗这个指导部是个领导机关,这个指导部应该时时刻刻起领导中心作用。

  “群众是复杂的。尤其是现在的群众,分子非常复杂。我们要是不能起领导作用,那就很危险,很危险。事实上,此地各方面的工作也非有个领导中心不可。我们的担子真是太重了,但是我们不怕怎样的艰苦,也要把这担子担起来。”

  他反复地说明了领导中心作用的重要,这就戴起帽子去赴一个宴会。他每天都这么忙着。要到刘主任那里去办事。要到各团体去开会。而且每天棗不是别人请他吃饭,就是他请人吃饭。

  华威太太每次遇到我,总是代替华威先生诉苦。

  “唉,他真苦死了!工作这么多,连吃饭的工夫都没有。”

  “他不可以少管一点,专门去做某一种工作么?”我问。

  “怎么行呢?许多工作都要他去领导呀。”

  可是有一次,华威先生简直吃了一大惊。妇女界有些人组织了一个战时保婴会,竟没有去找他!

  他开始打听、调查。他设法把一个负责人找来。

  “我知道你们委员会已经选出来了。我想还可以多添加几个。”

  他看见对方在那里踌躇,他把下巴挂了下来:“问题是在这一点:你们委员是不是能够真正领导这工作。你能不能够对我担保棗你们会内没有不良分子?你能不能担保棗你们以后工作不至于错误,不至于怠工?你能不能担保,你能不能?你能够担保的话,那我要请你写个书面的东西给我,以后万一棗如果你们的工作出了毛病,那你就要负责。”

  接着他又声明:这并不是他自己的意思。他不过是一个执行者。这里他食指点点对方胸脯:“如果我刚才说的那些你们办不到,那不是就成了非法团体了么?”

  这么谈判了两次,华威先生当了战时保婴会的委员。于是在委员会开会的时候,华威先生挟着皮包去坐这么五分钟,发表了一两点意见就跨上了包车。

  有一天他请我吃晚饭。他说因为家乡带来了一块腊肉。

  我到他家里的时候,他正在那里对两个学生样的人发脾气。

  “你昨天为什么不去,为什么不去?”他吼着。“我叫你拖几个人去的。但是我在台上一开始演讲,一看棗连你都没有去听!我真不懂你们干了些什么?”

  “昨天棗我到了新组织的一个难民读书会去的。”

  华威先生猛地跳起来了。

  “什么!什么!棗新组织的一个难民读书会?怎么我不知道,怎么不告诉我?”

  “我们那天大家决议了的。我来找过华先生,华先生又是不在家棗”

  “好啊,你们秘密行动!”他瞪着眼。“你老实告诉我棗这个读书会到底是什么背景,你老实告诉我!”

  对方似乎也动了火:“什么背景呢,都是中华民族!部务会议议决的,什么秘密行动也没有。……华先生又不到会,开会也不终席,来找又找不到……我们总不能把工作停顿起来。”

  华威先生把雪茄一摔,狠命在桌上捶了一拳:Dung!

  “浑蛋!”他咬着牙,嘴唇在颤抖着。“你们小心!你们,哼,你们!你们!……”他倒到了沙发上,嘴巴痛苦地抽得歪着。“妈的!这个这个棗你们青年!……”

  五分钟之后他抬起头来,害怕似地四面看一看。那两个客人已经走了。他叹一口长气:“唉,你看你看!天翼兄你看!现在的青年怎么办,现在的青年!”

  这晚他没命地喝了许多酒,嘴里嘶嘶地骂着那些小伙子。

  他打碎了一只茶杯。密司黄扶着他上了床,他忽然打个寒噤说:“明天十点钟有个集会……”

 

【宇慧编后按:

这部漫画小品式的中篇小说,是抗战前期著名的暴露国统区弊端的讽刺文学。华威先生这一带有某些类型化倾向的人物,因其攫取权力的狂热与无孔不入的流氓气质而具有了一定超时代的因素,因此至今有人读来仍然有所感慨。

小说完成于1938年,作者张天翼(1906-1985),原名张元定,生于南京,祖籍湖南湘乡。

张天翼中学时曾为“礼拜六”刊物写过滑稽、侦探类小说,初步培养了喜剧才能。张天翼这一笔名是于1925年发表散文《黑的颤动》时开始使用的。1929年,他在鲁迅、郁达夫主编的《奔流》刊物上发表短篇《三天半的梦》,自此加入新文学阵营,开始他以揭露为宗旨的小说生涯。他的作品多以幽默轻松的笔触展示中国社会中下层的悲剧状态,被鲁迅视为是新文学以来“最好的作家”和“最优秀的左翼作家”。他创作多产,此后十年间完成短篇小说近百篇。

时至今日,张天翼留传下来的作品最著名的除了此文外,便数他的童话作品。他的长篇童话《大林和小林》虽然明显带有阶级批判的成人内容,但却因其想象的荒诞滑稽而受到孩子们的喜爱。建国后的长篇童话《宝葫芦的秘密》及《罗文应的故事》也很知名。

此文由宇慧新国学网编辑整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