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四库全书道教指南茗香文斋茗香文斋-补遗轩怡文苑
> 城市小说的新尝试——长篇小说《城市狩猎》十二人谈

             

城市小说的新尝试
——长篇小说《城市狩猎》十二人谈
 
--------------------------------------------------------------------------------
 
  注:《城市狩猎》已于1999年10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
 
长篇小说《城市狩猎》十二人谈
李洁非
 
  作为最早关注当代城市文学浪潮的研究者,我可以自诩的这个问题上握有充分的发言权——关于这一点,我不想故作谦态,实际上,我感到遗憾的恰恰是,虽然我大概从1994年和1995年起便不懈地强调城市文学创作对于90年代文学的重要性,但普遍而论,批评界至今对此缺乏认识,尤其跟创作的进程相比,就更令人失望。坦率地说,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这都暴露了批评界的迟钝——在郭潜力从《海口干杯》到《城市狩猎》之间实现的跨越面前,我又一次并且更强烈地感受到这一点。
  我们看到,正象小说的标题所寓含的,今天的郭潜力的认识中,“城市”再也不是什么尽情抒写个人英雄历史的理想主义空间,代之而来的是由“狩猎”一词提供的一种中性的、歧义纷杂的、充满了迷宫气息的描述,它很大程度上令人想起一篇有名的外国小说的标题,《危险的猎物》,或者令人想起中国的某些著名的寓言(例如黄雀捕蝉)。这些联想,共同指向了一个基本语义,即利益的角逐,以及这种角逐所特有的复杂性。
  难能可贵的是,《城市狩猎》上述有关城市及其生存本质的抽象洞察,并没有伴随晦涩的文人化叙事,而是极贴近生活,其大量的场景和细节非常日常化,特别是关于房地产和金融业的人和事的当行描写,显示了作者强大的生活资源。
 
雷 达
 
  书名《城市狩猎》很恰当,这些人几乎全是狩猎者,不排除他们建设特区的客观目的,但究其根本,他们要猎取的是金钱、地位、财货、女色、住宅之类,这些新的权衡价值驱动了他们的热情,于是狩猎也就在人与物、人与人或人与自己之间展开。小说中有一段关于“圈子”的议论,说圈子不是人人都可以建立的,也不是人人都能进入的,商场,政界,政企联袂,无不如此,作为一个人,离开了圈子可能一事无成。这里的圈子,不妨看作小说中人物的境遇,扩而大之,就是这座城市的缩影。
  整部小说的特点是,弱化故事,强化对生存状态的揭示。当然,它有一个隐蔽的大悬念,始终抓人的,那就是陈小民,杨莹、兰保尔,以及几位行长们的命运。正是这些狩猎者的命运感,他们在波诡云谲的商场、官场、情场中的沉沉浮浮,还有他们的扭曲,紧紧吸引了我们。
 
从维熙
 
  作者显然是生活的占有者,其作品的最大优势,就是为读者勾勒了一幅金钱网络中的混沌群像。读着此书时,不知为什么让我想起美国十七世纪的淘金者,他们为了其黄金梦而在美国北部角逐械斗,能够唤起读者的这一联想,不是显而易得的,只有能把目光透视到商海海底,才能具有这样的文学反馈,这正是这部作品的超常之所在。小说中没有正面人物与反面人物搭配,一反酒水掺杂的模式写作,作者显然把生活真实底色,当成不可动摇的追求,这对一个业余青年作家来说,是最可贵的一种尝试。
 
鲁枢元
 
  这场“狩猎”不是发生在荒山野林,而是发生在现代化的大都市:那片在房地产开发狂潮中应运而生的高楼大厦,当然成了利益角逐的猎场,金钱成了猎枪子弹,在人与人斗的一系列激烈场面中,在对付自己的同类时人们使出了对付野兽的一切手段:设陷阱、下绊子、施诱饵、放暗箭、穷追猛打、围困堵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与山林中的狩猎不同,在城市狩猎中,狩猎者自己同时也是猎物,也是他人猎取的对象。也正是由于这样,郭潜力这部长篇小说中的众多人物形象具备了更为复杂深刻的性格特征,书中几乎每一个重要人物,都同时显现出人性与兽性的交织渗融。
  《城市狩猎》是作者继《海口干杯》之后出版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两部小说取材的范围大体相近,都是他所熟悉的视代都市企业界、金融界的现实生活,但《城市狩猎》比起《海口干杯》来,无论是思想内涵还是艺术水准都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牛玉秋
 
  郭潜力的《城市狩猎》为读者展示了一幅城市狩猎图。90年代中国南方经济特区掀起了一场房地产开发狂潮,一些人一夜暴富的事例引发了更多人的欲望膨胀和冒险精神。于是,在城市的丛林中,又一轮以聚敛巨额财富为终极目标的狩猎开始了。
  如果说在90年代初期投机的机会还比较多的话,那么,到了泡沫退去的时候,投机就不那么容易了。于是,新一批的狩猎者开始以人为猎物。有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城市丛林中的每一个猎人在捕猎别人的时候,都存在着成为别人猎物的可能。
 
高洪波
 
  郭潜力这部作品,是一部纵情描绘90年代某经济特区房地产开发狂潮落潮之后的现实生活画卷,围绕着对一座名为“世纪大厦”产权与经营权的占有,把社会各界人物在社会转型期的众生相——展示、勾勒出来,把人物内心深处的崇高与卑琐、温柔与冷酷、无情与多情描绘得生动逼真,是一部具有相当深度与力度的文学作品。
  我不认为《城市狩猎》是一部新写实主义或批判现实主义小说,但毫无疑问郭潜力是个具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作家,他同时是一个真诚面对现实生活、不矫情也不伪饰的作家,这使得《城市狩猎》的写实风格显得强烈而突出,他对官场文化直至市场文化的理解十分准确。
 
何镇邦
 
  作者在特区现代化城市背景下所展示的“狩猎”活动,亦即在官场与商场中展示的无序的各种残酷的斗争,是独具认识价值的。它们不仅让我们看到社会转型期中现代人(亦即城市狩猎者)的生存状态,也认识到在无序竞争中官场与商场的复杂性以及人们的价值取向和道德标准的急剧变化。在这方面,《城市狩猎》有其不可替代的认识作用,也正是在这一点上,在表现新的观念和新的价值取向方面,堪称新都市文学又一代表性的作品。
  小说在结构上把“现实”(即杨莹客死日本,陈小民料理后事经历)与“回忆”(即以陈小民的回忆为视角,展开对特区城市狩猎活动的描写)两条线索交错起来,形成一种双线叙述结构,固然是一种动了脑筋的创新,但我更加看重那种有点粗鄙化和有点黑色幽默感的叙述语调,这种叙述同作品的内容更加协调。
 
李炳银
 
  《城市狩猎》在表现人物的心理性格方面有着与表现社会生活时同样的深度。在表现社会生活时,作者没有人为地宣传或是弘扬一种什么主观的精神主题:在表现人物心理性格方面也没有有意去塑造什么样的理想形象,作品所要追求的是生活的真实,或是生活真实的某一个方面,期望用最本真的生活内容为读者提供一个认识社会生活的窗口。所以,作品中围绕着权、钱、利展开的一切阴谋和纠葛,存在和表现,都无不通过一个个不同心理性格的形象得到了自然的反映。通过相关人物在商战中行为和精神情感的展鉴,既书写了商场的凶险,又写活了不同人物的商场的性格形象,有力地表现了特殊环境条件下经济活动展开和结束的不规则性,是《城市狩猎》在反映现实社会生活时最值得人们注意的地方。
 
李国文
 
  有的小说令人思索;有的小说令人怡悦;有的小说提供读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画面、场景、人物、故事,这部出自非专业作家之手,而是一位企业家笔下的长篇小说,为读者奉献出他所亲知亲历的这一切,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在这部小说中,我们看到那些应该说智商并不低的先生女士们,赤裸裸的表演,刀光剑影,兵来将往,作家在这方面,有许多精彩的章节,可圈可点。有几分真诚,便有几分虚假;有几分磊落,便有几分卑劣,有多少口头上的光明正大,也就有多少背后的见不得人的地方。若不是作家的亲知亲历,这部小说不会有这样真实感人之处,和一定的思想认识价值。
  作品写出了人的不能摆脱自己欲望的可怜,和挣扎不出来的苦恼;写出了权力的异化,和在权欲的驱使下失却理智的狂燥;写出了投机家们、冒险家们内外勾结,巧夺豪取;写出了拥有的财富本身,和精神世界其实贫穷的不相适应;写出了在这类周而复始的游戏以后,邪不压正,人们终于能够进入有序竞争的前景,大概就是这部作品的可取之处了。
 
贺绍俊
 
  我要特别提到,像《城市狩猎》这一类小说完全应该成为文学批评的新“猎物”。一个平和兴盛的时代有可能成为一个欲望化的时代。今天的中国尤其是中国的城市正处在欲望疯狂扩张的阶段。这种文化环境造成了充满时代色彩的欲望小说。我们平时读得比较多的欲望小说是新生代作家以私人化的语式表达年轻一代对欲望的渴求和苦闷。这类欲望小说张扬个人欲望,因而忽略了更广泛的社会现实内容。《城市狩猎》则是另一类的欲望小说,也许可以称之为经济型的欲望小说,它以城市的经济行活动为素材,展现了人的欲望在经济的催发下是如何驱动、扩张、转化的。这类欲望小说不是着重于对个人心灵的揭示,而是通过社会经济活动与欲望的关系去触及人性、人生,因而它是一种社会化的欲望。目前我们这个社会对经济的期待值还在飙升,一定还会有更多的作家在这种经济热潮中去冷眼观察人的欲望是如何表演的,这些作家其实就是在高楼林立间穿行的狩猎者。
 
林为进
 
  《城市狩猎》描述了权力与金钱相勾结所激发的巨大能量,那种能量象一张无形的大网,将众多的人生围困笼罩其中,各施手段、谋略,进行搏斗、拼杀。我们看到,网里的人生是狼也是羊,是猎人也是猎物。商场的险恶与诡诈、官场的波翻浪涌,在《城市狩猎》中不仅组成了富有艺术新鲜感的生动情节,而且与表现出现代社会生存竞争异常惨烈的同时,亦描述了美好的人性并不会因为生存竞争的残酷和惨烈而完全泯灭。
  《城市狩猎》是一部有认识价值的小说,它让我们对某些或多或少有些陌生的社会层面有所认识和了解,也是一部能令读者震撼并于震撼中引发人生和社会思考的小说。
 
周政保
 
  实际上,这样的“故事”每时每刻每个地方都在连续发生着。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城市狩猎》只是拉开了包裹得很严实的帷幕,让人窥见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本相。小说的描写背景虽是“特区”,但“特区”犹如一片充满吸引与排斥的强磁场,那种有关社会的或人生处境的剖露,也就可能产生出无可比拟的独特性,而且显得更鲜明或更富有人性的意味。当然,我们可以说,这部小说描绘了90年代经济特区房地产开发狂溯后的社会现实,或传达了(状写与表现了)变革转型历史过程中的所谓现代人的生存景况,但阅读的收获绝不止于此,其中包含着超越“城市狩猎”的丰富性,或者说,作为一种露出了本相的“人的过程”,“狩猎”的状态并不限于“城市”或小说所描写的那座城市——我已经说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但《城市狩猎》所展现的这个世界并没有使我们感到沮丧,因为小说只是卷入了现实或现实中的人生的苦痛,只是选择了一种正视社会伤口的姿态,而最终撑持这一切的,恰恰是贯穿其中的信念或信心。
 
  李洁非(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文学评论家)
  雷达(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文学评论家)
  从维熙(著名小说家)
  鲁枢元(海南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
  牛玉秋(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文学评论家)
  高洪波(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诗人、散文家)
  何镇邦(鲁迅文学院,文学评论家)
  李炳银(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文学评论家)
  李国文(著名小说家)
  贺绍俊(《文艺报》社,文学评论家)
  林为进(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文学评论家)
  周政保(八一电影制片厂研究室,文学评论家)

    
***

新国学网(http://www.sinology.cn)编辑整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