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四库全书道教指南茗香文斋茗香文斋-补遗轩怡文苑
> 文学总是站在世界思想最前面的

 

文学总是站在世界思想最前面的

——在日本仙台召开的中国作家访日代表团座谈会第二分会场的发言

老 舍

 

   在老舍诞辰一百周年之际,北京大学的孙玉石先生和中央民族大学的张菊玲女士找出珍藏了十五年的两盘录音带,将老舍当年在日本仙台访问时所作的讲话笔录下来,并满怀深情地撰成“聆听老舍在日本仙台的声音”一文,提交给“纪念老舍诞辰10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以表达对老舍先生的深刻怀念。这两盘载有老舍讲话的录音带是日本福岛大学教授长尾光之先生根据其费尽周折找到的原始录音带转录而成并赠送给孙玉石和张菊玲的。在这次讲话一年零四个月之后,伟大的人民艺术家老舍便极为悲惨地离开了人间,这声音遂成为今天人们能够听到的这位20世纪中国大作家的“绝唱”。本报在这里刊发的是老舍先生这次讲话中的一部分,在国内系首次发表,标题为编者所加。

  

  今天能在仙台这个美丽的城市看到诸位先生,非常地高兴。本来我是到那里,参加那一组的;这是,愿意过来看看诸位先生。

  今天在座的青年朋友很多,要是做文艺工作,正如同做别的工作一样,要趁着年轻力壮的时候。过了青春哪,你也不知道怎么样子,本来是两条腿,可以变成三条腿的人了。所以我虽然有几十年写作的经验,现在就是写不过青年。看到新社会的发展,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激情,但是在写作的劳动上,精力就差了。所以,不管是画画,搞音乐,搞写作,要趁着年轻的时候,不要放过去。

  刚才茹志鹃先生提到中国的业余的作家,他们一方面慢慢地学会了写作,另一方面他们也是最好的劳动者。所以,要能够把自己的生活时间安排好了,还是能够一方面工作,一方面写作的。我自己的习惯就是这样:每天我写一点,比如说,一个早晨我写了五百个字,十天嘛,我就写成了五千个字了嘛!我就是天天写。就是不是在创作的时候,不是在正式写作的时候,也希望我们能够天天匀出一个时间来写一点笔记,这个将来就对于我们素材的积累很有用处。

  第二点,我要说,要写就要认清楚了我们的国家,人民的需要,世界的大事。一开首写,就走错了路,就很难改正过来。一个青年嘛,是要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看一看世界是往哪边走的。假如,我们一开首就写那种个人的一点小小的情绪呀,看见月亮,也哭一阵哪;看见一朵红花掉在地下,也非常地悲哀,这种小小的东西,好像跟今天各地方人民所需要的,没有太大的关系。要知道,文学这个东西,它总是站在世界的思想的最前面的。所以,我们最初要写东西了,就先要决定,看一看自己,我写这东西,为了什么?世界是青年人的,我们好像自然地就有这么一种使命,这种使命可以说是神圣的。所以我很希望在座的青年朋友们,不怕吃苦,多练习;同时,也看清楚世界的大事,决定自己写作的目的。

  中国有中国的生活的现实社会的情况,跟日本的情况不一样,所以,我们说的都不一定就是完全适合于日本的朋友们,只能够做一点参考。同时,在中国,我们也大量地翻译日本文学作品,我们青年们也是很喜欢阅读。

  好。谢谢!

1965418

 

(此文原载于1999210日《中华读书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