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四库全书道教指南茗香文斋茗香文斋-补遗轩怡文苑
> 一棵倒长的树

****

一棵倒长的树


作者:(印)Kelishanqianda’er  克里山·钱达尔




  四

  莫罕爬树只靠着两个指头,因此很费劲。在黑暗中爬了一会儿,前面忽然出现一片淡淡的光芒,就像月夜的清辉。再往前走,只见一根高高的树杈上吊着一个笼子,里面关着一个月亮。
  笼子旁边坐着一个奇形怪状的妖魔。他浑身上下闪着银光,眼睛是银的,手臂是银的,连舌头也是银的。他一说话,从嘴里出来的不是句子,而是银子。那银子叮铃噹啷,怪声怪响地掉到下面一个大银盘里。银盘中央有一个大洞,洞的下面连着一条管道,管道连着妖魔的肚脐。银子从那妖魔的嘴里掉下来,叮叮当当地落在盘子里。优素福伸手去抓了一下银,又“哟”的一声连忙放下了。原来银像火一样,滚烫滚烫的。优素福看看自己的手,手掌上烫起了许多泡。
  莫罕说:“现在你怎么爬树呢?”
  银魔王笑着说:“用不着走了,就在我们这个世界里住下来吧。”
  莫罕问:“你们这个世界怎么样?”
  银魔王从身边拿起一面大鼓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这鼓很特别,框架是用骨头做的,而不是木头的;鼓面是renpi的,一面是白se<北京zheengffuu机房敏感词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机房敏感词屏蔽>se的,另一面是黑se<北京zheengffuu机房敏感词屏蔽>se<北京zheengffuu机房敏感词屏蔽>se的。优素福说:“喂,魔王,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答应不shaa我么?”
  银魔王十分傲慢地说;“说吧,我饶恕你,有什么话你快说!”
  优素福问道;“你这鼓为什么用骨头做框架,而不用木头呢?”
  银魔王说:“木材多贵呀!所以我就用人的骨头,这鼓面也是renpi做的,因为别的皮太贵了。”
  莫罕问:“这鼓一面白,一面黑,这是什么意思?”
  银魔王回答说:“一面是白人的皮,另一面是黑人的皮,我用一根棍子敲打两种人。”说完,他两头同时敲着说:“咚咚咚,快来看魔术世界呀!四个安那一张票,快来看呀!咚咚咚!”
  优素福说:“我们连一个拜沙也没有。”
  莫罕说:“不,我的衣袋里有八安那。”
  他们给了银魔王八安那,就走进魔术世界里。原来这是一个大沙漠,光秃秃的荒野上有几座隆起的沙丘。
  沙漠中央有一条路伸向远方,路上到处都是人的骨髓。数不清的男男女女正沿着这条路往前走,他们呻吟着,互相碰撞着。
  这些人个个都戴着一副金脚镣。这些脚镣一个连着一个,把他们串在一起。他们极其虚弱,连迈步也很困难。许多人瘦得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
  优素福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人答道:“我们是金魔王的奴隶,是他把我们锁起来的。”
  优素福问:“金魔王在哪里?”
  “就在前面。”
  “前面的什么地方?”
  “这条路尽头。”
  金魔王果然就在这条路的尽头坐着。他的长相和银魔王十分相似,不同的是,他说话时从嘴里掉下来的不是银而是金,金落在金盘子上而不是落在银盘子上。金通过金盘子流入金魔王的肚子里。
  金魔王对两个孩子说:“你们的票呢?”
  两个孩子战战兢兢地掏出门票给他看。
  金魔王说:“你们有票,算你们走运。要不然,我把你们也扣下来当奴隶。好吧,现在请你们看我的把戏。”
  他说完,就把面前的幕布拉开。
  一个奇特的景象出现了:前面是一片大沙漠,沙漠里有一堵高墙,墙身全是金的。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大的金墙。不过,使他们更加吃惊的是:大墙的墙根有许多小洞,小鬼们把套在人们脚上的锁链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