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四库全书道教指南茗香文斋茗香文斋-补遗轩怡文苑
> 新国学网---茗香文斋*诸子百家
 诸子百家>>

《孟子》


孟子

公孙丑下·第一章

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德天时者矣;
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
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

「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公孙丑下·第二章

「孟子将朝王。王使人来曰:「寡人如就见者也-有寒疾,不可以风;
朝将视朝,不识可使寡人得见乎?」对曰:「不幸而有疾,不能造朝。」

明日,出吊於东郭氏。公孙丑曰:「昔者辞以病,今日吊:或者不可乎?」
曰:「昔者疾,今日愈:如之何不吊?」

王使人问疾,医来。孟仲子对曰:「昔者有王命,有采薪之忧,不能造朝。
今病小愈,趋造於朝,我不识能至否乎?」使数人要於路,
曰:「请必无归而造於朝。」

不得已而之景丑氏宿焉。景子曰:「内则父子,外则君臣,人之大伦也。
父子主恩,君臣主敬;丑见王之敬子也,未见所以敬王也。」
曰:「恶,是何言也!齐人无以仁义与王言者,岂以仁义为不美也?
其心曰:『是何足与言仁义也。』云尔,则不敬莫大乎是。
我非尧舜之道,不敢以陈於王前。故齐人莫如我敬王也。」

景子曰:「否,非此之谓也。礼曰:『父召无诺,君命召不矣驾。』
固将朝也,闻王命而遂不果,宜与夫礼若不相似然。」

曰:「岂谓是与?曾子曰:『普楚之富,不可及也;彼以其富,我以吾仁;
彼以其爵,我以吾义;吾何慊乎哉!』夫岂不义而曾子言之,是或一道也。
天下有达尊三:爵一,齿一,德一。朝廷莫如爵,乡党莫如齿,辅世长民莫如德。
恶得有其一,以慢其二哉!

「故将大有为之君,必有不召之臣;欲有谋焉,则就之。 其尊德乐道,
不如是,不足与有为也。

「故汤之於依尹,学焉而後臣之;故不劳而王。桓公之於管仲,学焉而後臣之;
故不劳而霸。

「今天下地丑德齐,莫能相尚;无他,好臣所教,而不好臣其所受教。

「汤之於伊尹,桓公之於管仲,则不敢召。管仲且犹不可召,
而况不为管仲者乎!」





公孙丑下·第三章

陈臻问曰:「前日於齐,王□兼金一百而不受;於宋,□七十镒而受;
於薜,□五十镒而受。前日之不受是,则今日之受非也。
今日之受是,则前日之不受非也。夫子必居一於此矣。」

孟子曰:「皆是也。

「当在宋也,予将有远行,行者必以赆;辞曰:『□赆,』予何为不受?

「当在薜也。予有戒心;辞曰:『闻戒,故为兵□之。』予何为不受?

「若於齐,则未有处也;无处而□之,是货之也;焉有君子而可以货取乎?」





公孙丑下·第四章

孟子之平陆,谓其大夫曰:「子之持戟之士,一日而三失伍,则去之否乎?」
曰:「不待三。」

「然则子之失伍也亦多矣。凶年□岁,子之民,老羸转於沟壑,
壮者散而之四方者,几千人矣。」曰:「此非距心之所得为也。」

曰:「今有受人之牛羊而为之牧之者,则必为之求牧与刍矣。求牧与刍而不得,
则反诸其入乎?抑亦立而视其死与?」曰:「此则距心之罪也。」

他日,见於王,曰:「王之为都者,臣知五人焉。知其罪者,惟孔距心。」
为王诵之。王曰:「此则寡人之罪也。」





公孙丑下·第五章

孟子谓□U+9F03曰:「子之辞灵丘而请士师,似也,为其可以言也;
今既数月以,未可以言与?」

□U+9F03谏於王而不用,致为臣而去。

齐人曰:「所以为□U+9F03则善矣;所以自为,则吾不知也。」

公都子以告。

曰:「吾闻之也:有官守者,不得其职则去;有言责者,不得其言则去。
我无官守,我无言责也;则吾进退,岂不绰绰然有馀裕哉!」





公孙丑下·第六章

孟子卿於齐,出吊於滕,王使盖大夫王□为辅行。王□朝暮见,反齐滕之路,
未尝与之言行事也。

公孙丑曰:「齐卿之位,不为小矣;齐滕之路,不为近矣,反之而未尝与言行事,
何也?」曰:「夫既或治之,予何言哉?」





公孙丑下·第七章

孟子自齐葬於鲁,反於齐,止於赢,充虞请曰:「前日不知虞之不肖;
使虞敦匠事。严,虞不敢请;今愿窃有请也,木若以美然。」

曰:「古者棺椁无度,中古棺七寸,椁称之;自天子达於庶人;非直为观美也,
然後尽於人心。

「不得,不可以为悦,无财,不可以为悦;得之为有财,古之人皆用之,
吾何为独不然?

「且比化者,无使土亲肤,於人心独无□乎?

「吾闻之也:君子不以天下俭其亲。」





公孙丑下·第八章

沈同以其私问曰:「燕可伐与。」孟子曰:「可。子哙不得与人燕,
子之不得受燕於子哙;有仕於此,而子悦之,不告於王,而私与之吾子之禄爵;
夫士也,亦无王命而私受之於子:则可乎?何以异於是!」

齐人伐燕。或问曰:「劝其伐燕,有诸?」曰:「未也。沈同问:『燕可伐与?』
吾应之曰:『可。』彼然而伐之也。彼如曰:『孰可以伐之?』则将应之曰:
『为天吏则可以伐之。』今有杀人者,或问之曰:『人可杀与?』则将应之曰:
『可。』彼如曰:『孰可以杀之?』则将应之曰:『为士师则可以杀之。』
今以燕伐燕,何为劝之哉!」





公孙丑下·第九章

燕人畔。王曰:「吾甚惭於孟子。」

陈贾曰:「王无患焉。王自以为与周公,孰仁且智?」王曰:「恶,是何言也!」
曰:「周公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知而使之,是不仁也;不知而使之,
是不智也。仁智,周公未之尽也;而况於王乎?贾请见而解之。」

见孟子,问曰:「周公,何人也?」曰:「古圣人也。」
曰:「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也:有诸?」曰:「然。」
曰:「周公知其将畔而使之与?」曰:「不知也。」「然则圣人且有过与?」
曰:「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周公之过,不亦宜乎?

「且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古之君子,其过也,
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
又从为之辞。」





公孙丑下·第十章

孟子致为臣而归。

王就见孟子曰:「前日愿见而不可得,得侍,同朝甚喜。今又弃寡人而归,
不识可以继此而得见乎?」对曰:「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他日,王谓时子曰:「我欲中国而授孟子室,养弟子以万钟,
使诸大夫国人皆有所矜式。子盍为我言之。」

时子因陈子而以告孟子,陈子以时子之言告孟子。

孟子曰:「然。夫时子恶知其不可也?如使予欲富,辞十万而受万,
是为欲富乎?

「季孙曰:『异哉子叔疑!使己为政,不用则亦已矣,又使其子弟为卿。
人亦孰不欲富贵?而独於富贵之中,有私龙断焉。』

「古之为市者,以其所有易其所无者,有司者治之耳。有贱丈夫焉,
必求龙断而登之,以左右望而罔市利。人皆以为贱,故从而征之,
征商自此贱丈夫始矣。」





公孙丑下·第十一章

孟子去齐,宿於昼。

有欲为王留行者,坐而言;不应,隐几而卧。

客不悦曰:「弟子齐宿而後敢言,夫子卧而不听,请勿复敢见矣。」
曰:「坐。我明语子。昔者鲁缪公无人乎子思之侧,则不能安子思;
泄柳申详,无人乎缪公之侧,则不能安其身。

「子为长者虑,而不及子思;子绝长者乎?长者绝子乎?」





公孙丑下·第十二章

孟子去齐,尹士语人曰:「不识王之不可以为汤武,则是不明也;识其不可,
然且至,则是干泽也;千里而见王,不遇故去,三宿而後出昼,是何濡滞也!
士则兹不悦。」

高子以告。

曰:「夫尹士恶知予哉!千里而见王,是予所欲也;不遇故去,岂予所欲哉!
予不得已也。

「予三宿而出昼,於予心犹以为速。王庶几改之;王如改诸则必反予。

「夫出昼而王不予追也,予然後浩然有归志。予虽然,岂舍王哉!王由足用为善;
王如用予,则岂徒齐民安,天下之民举安。王庶几改之,予日望之。

「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谏於其君而不受,则怒,悻悻然见於其面,
去则穷日之力而後宿哉!」

尹士闻之曰:「士诚小人也。」





公孙丑下·第十三章

孟子去齐。充虞路问曰:「夫子若有不豫色然。前日虞闻诸夫子曰:
『君子不怨天,不尤人。』」

曰:「彼一时,此一时也。

「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

「由周而来,七百有馀岁矣。以其数则过矣;以其时考之,则可矣。

「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吾何为不豫哉!」





公孙丑下·第十四章

孟子去齐,居休。公孙丑问曰:「仕而不受禄,古之道乎?」

曰:「非也。於崇吾得见王,退而有去志;不欲变,故不受也。

「继而有师命,不可以请,久於齐,非我志也。」





滕文公上·第一章

滕文公为世子,将之楚,过宋而见孟子。

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

世子自楚反,复见孟子。孟子曰:「世子疑吾言乎?夫道一而已矣!

「成U+89B8谓齐景公曰:『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
颜渊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
公明仪曰:『文王我师也,周公岂欺我哉!』

「今滕绝长补短,将五十里也,犹可以为善国。
书曰:『若药不暝眩,厥疾不瘳。』」





滕文公上·第二章

滕定公薨。世子谓然友曰:「昔者孟子尝与我言於宋,於心终不忘。
今也不幸至於大故,吾欲使子问於孟子,然後行事。」

然友之邹,问於孟子。孟子曰:「不亦善乎!亲丧,固所自尽也。
曾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可谓孝矣。』
诸侯之礼,吾未之学也。虽然,吾尝闻之矣:三年之丧,齐疏之服,
U+98E6粥之食,自天子达於庶人,三代共之。」

然友反命,定为三年之丧。父兄百官皆不欲,曰:「吾宗国鲁先君莫之行,
吾先君亦莫之行也。至於子之身而反之,不可。且志曰:『丧祭从先祖。』
曰:『吾有所受之也。』」

谓然友曰:「吾他日未尝学问,好驰马试剑。今也父兄百官不我足也,
恐其不能尽於大事。子为我问孟子。」然友复之邹,问孟子。
孟子曰:「然。不可以他求者也。孔子曰:『君薨,听於□宰;
□粥面深墨,即位而哭;百官有司,莫敢不哀,先之也。上有好者,
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风也,小人之德草也;草尚之风必偃。』是在世子。」

然友反命。世子曰:「然。是诚在我。」五月居庐;未有命戒,百官族人,
可谓曰知。及至葬,四方来观之,颜色之戚,哭泣之哀;吊者大悦。





滕文公上·第三章

滕文公问「为国。」

孟子曰:「民事不可缓也。诗云:『昼尔于茅,宵尔索□;亟其乘屋,
其始播百谷。』

「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无恒心,放辟邪侈,
无不为已。及陷乎罪,然後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

「是故,贤君必恭俭,礼下,取於民有制。

「阳虎曰:『为富不仁矣,为仁不富矣。』

「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彻:其实皆什一也。
彻者;彻也,助者,藉也。

「龙子曰:『治地莫善於助,莫不善於贡。』贡者校数岁之中为常。
乐岁粒米狼戾,多取之而不为虐,则寡取之;凶年粪其田而不足,则必取盈焉。
为民父母,使民□□然,将终岁勤勤,不得以养其父母,又称贷而益之,
使老稚转乎沟壑:恶在其为民父母也!

「夫世禄,滕固行之矣。

「诗云:『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惟助为有公田。由此观之,虽周亦助也。

「设为庠序学校以教之;庠者养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
周曰庠,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人伦明於上,小民亲於下。

「有王者起,必来取法,是为王者师也。

「诗云:『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文王之谓也。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国。」

使毕战问「井地。」孟子曰:「子之君,将行仁政;选择而使子,子必勉之。
夫仁政必自经界始;经界不正,井地不均,谷禄不平。是故,暴君污吏,
必慢其经界。经界既正,分田制禄,可坐而定也。

「夫滕,壤地褊小:将为君子焉,将为野人焉;无君子莫治野人,
无野人莫养君子。

「请野九一而助,国中什一使自赋。

「卿以下,必有圭田;圭田五十亩。

「馀夫二十五亩。

「死徒无出乡,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

「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
公事毕,然後敢治私事;所以别野人也。

「此其大略也;若夫润泽之,则在君与子矣。」





滕文公上·第四章

有为神农之言者许行,自楚之滕,踵门而告文公曰:「远方之人,闻君行仁政,
愿受一廛而为氓。」文公与之处。其徒数十人,皆衣褐,捆屦织席以为食。

陈良之徒陈相,与其弟辛,负耒耜而自宋之滕,曰:「闻君行圣人之政,
是亦圣人也,愿为圣人氓。」

陈相见许行而大悦,尽弃其学而学焉。陈相见孟子,道许行之言曰:
「滕君,则诚贤君也。虽然,未闻道也。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飧而治。
今也滕有食廪府库,则是厉民而以自养也。恶得贤!」

孟子曰:「许子必种粟而後食乎?」曰:「然。」「许子必织布而後衣乎?」
曰:「否,许子衣褐。」「许子冠乎?」曰:「冠。」曰:「奚冠?」
曰:「冠素。」曰:「自织之与?」曰:「否,以粟易之。」
曰:「许子奚为不自织?」曰:「害於耕。」曰:「许子以釜甑爨,以铁耕乎?」
曰:「然。」「自为之与?」曰:「否,以粟易之。」

「以粟易械器者,不为厉陶冶;陶冶亦以其械器易粟者,岂为厉农夫哉!
且许子何不为陶冶,舍皆取诸其宫中而用之;何为纷纷然与百工交易,
何许子之不惮烦!」曰:「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为也。」

「然则治天下独可耕且为与?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且一人之身,
而百工之所为备。如必自为而後用之,是率天下而路也!故曰:或劳心,或劳力;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人,治人者食於人,天下之通义也。

「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滥於天下;草木畅茂,禽兽繁殖,
五谷不登;禽兽逼人,兽蹄鸟迹之道,交於中国。尧独忧之,举舜而敷治焉。
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泽而焚之,禽兽逃匿。禹疏九河,瀹济、漯,而注诸海;
决汝、汉,排淮、泗,而注之江。然後中国可得而食也。当是时也,禹八年於外,
三过其门而不入;虽欲耕,得乎?

后稷教民稼穑,树艺五谷,五谷熟而民人育。人之有道也;饱食□衣,
逸居而无教,则近於禽兽;圣人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
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放勋曰:『劳之来之,匡之直之,
辅之翼之,使自得之,又从而振德之。』圣人之忧民如此,而暇耕乎?

「尧以不得舜为己忧,舜以不得禹、□陶为己忧。夫以百亩之不易为己忧者,
农夫也。

「分人以财谓之惠,教人以善,谓之忠,为天下得人者谓之仁。是故,
以天下与人易,为天下得人难。

「孔子曰:『大哉尧之为君,惟天为大,惟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
君哉舜也,巍巍乎有天下而不与焉。』尧、舜之治天下,岂无所用其心哉,
亦不用於耕耳。

「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於夷者也。陈良、楚产也;悦周公、仲尼之道,
北学於中国;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也:彼所谓豪杰之士也。子之兄弟,
事之数十年;师死,而遂位倍之。

「昔者孔子没,三年之外,门人治任将归:入揖於子贡,相向而哭,皆失声,
然後归。子贡反,□室於场;独居三年,然後归。他日,子夏、子张、子游,
以有若似圣人,欲以所事孔子事之,□曾子。曾子曰:『不可。江、汉以濯之,
秋阳以暴之,□□乎不可尚已!』

「今也南蛮□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子倍子之师而学之,亦异於曾子矣。

「吾闻出於幽谷,迁于乔木者;未闻下乔木而入於幽谷者。

「鲁颂曰:『戌狄是膺荆、舒是惩。』周公方且膺之;
子是之学,亦为不善变矣。」

「从许子之道,则市贾不贰,国中无U+50DE;虽使五尺之童适市莫之或欺;
布帛长短同,则贾相若;麻缕丝絮轻重同,则贾相若;五谷多寡同,则贾相若;
屦大小同,则贾相若。」

曰:「夫物之不齐,物之情也。或相倍蓰,或相什伯,或相千万。
子比而同之。是乱天下也。巨屦小屦同贾,人岂为之哉!从许子之道,
相率而为U+50DE者也,恶能治国家。」





滕文公上·第五章

墨者夷之,因徐辟而求见孟子。孟子曰:「吾固愿见,今吾尚病;
病愈,我且往见,夷子不来。」

他日,又求见孟子。孟子曰:「吾今则可以见矣。不直,则道不见,我且直之。
吾闻夷子墨者;墨之治丧也,以薄为其道也;夷子思以易天下,
岂以为非是而不贵也?然而夷子葬其亲厚,则是以所贱事亲也!」

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曰:「儒者之道,古之人若保赤子,此言何谓也?
之则以为爱无差等,施由亲始。」徐子以告孟子,孟子曰:「
夫夷子信以为人之亲其兄之子,为若亲其邻之赤子乎?彼有取尔也。
赤子匍匐将入井,非赤子之罪也。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而夷子二本故也。

「盖上世尝有不葬其亲者:其亲死,则举而委之於壑。他日过之,狐狸食之,
蝇蚋姑嘬之。其颡有□,睨而不视。夫□也,非为人□,中心达於面目。
盖归,反□□而掩之。掩之诚是也,则孝子仁人之掩其亲,亦必有道矣。」

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怃然为间,曰:「命之矣!」





滕文公下·第一章

陈代曰:「不见诸侯,宜若小然。今一见之,大则以王,小则以霸。且志曰:
『枉尺而直寻,』宜若可为也。」

孟子曰:「昔齐景公田,招虞人以旌,不至,将杀之。『志士不忘在沟壑,
勇士不忘丧其元。』孔子奚取焉?取非其招不往也。如不待其招而往,何哉!

「且夫枉尺而直寻者,以利言也。如以利,则枉寻直尺而利,亦可为与?

「昔者赵简子,使王良与嬖奚乘,终日而不获一禽。嬖奚反命曰:
『天下之贱工也。』或以告王良。良曰:『请复之。』□而後可。
一朝而获十禽。嬖奚反命曰:『天下之良工也。』简子曰:『我使掌与女乘。』
谓王良,良不可,曰:『吾为之□我驰驱,终日不获一;为之诡遇,一朝而获十。
诗云:「不失其驰,舍矢如破。」我不贯与小人乘,请辞。』

「御者且羞与射者比;比而得禽兽,虽若丘陵,弗为也。如枉道而从彼,何也!
且子过矣:枉己者未有能直人者也。」





滕文公下·第二章

景春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孟子曰:「是焉得为大丈夫乎!子未学礼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
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门,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
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也。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
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滕文公下·第三章

周霄问曰:「古之君子仕乎?」孟子曰:「仕。传曰:
『孔子三月无君则皇皇如也。出疆必载质。』
公明仪曰:『古之人三月无君则吊。』」

「三月无君则吊,不以急乎?」

曰:「士之失位也,犹诸侯之失国家也,礼曰:
『诸侯耕助以供粢盛,夫人蚕缫以为衣服。』牺牲不成,粢盛不洁,
衣服不备,不敢以祭。『惟士无田,则亦不祭。』牲杀、器血、衣服不备,
不敢以祭,则不敢以宴;亦不足吊乎?」

「出疆必载质,何也?」

曰:「士之仕也,犹农夫之耕也;农夫岂为出疆舍其耒耜哉!」

曰:「晋国亦仕国也,未尝闻仕如此其急;仕如此其急也,君子之难仕,何也?」
曰:「丈夫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父母之心,人皆有之;
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
古之人未尝不欲仕也,又恶不由其道;不由其道而往者,与钻穴隙之类也。」





滕文公下·第四章

彭更问曰:「後车数十承,从者数百人,以传食於诸侯,不以泰乎?」
孟子曰:「非其道,则一箪食不可受於人;如其道,则舜受尧之天下,
不以为泰-子以为泰乎?」

曰:「否,士无事而食,不可也。」

曰:「子不通功易事,以□补不足,则农有馀粟,女有馀布;
子如通之,则梓匠轮舆,皆得食於子。於此有人焉:入则孝,出则悌;
守先王之道,以待後之学者;而不得食於子。子何尊梓匠轮舆而轻仁义者哉!」

曰:「梓匠轮舆,其志将以求食也。君子之为道也,其志亦将以求食与?」
曰:「子何以其志为哉!其有功於子,可食而食之矣。且子食志乎?食功乎?」
曰:「食志。」

曰:「有人於此,毁瓦画墁,其志将以求食也,则子食之乎?」曰:「否。」
曰:「然则子非食志也,食功也。」





滕文公下·第五章

万章问曰:「宋,小国也,今将行王政;齐、楚恶而伐之,则如之何?」

孟子曰:「汤居亳,与葛为邻。葛伯放而不祀,汤使人问之曰:『何为不祀?』
曰:『无以供牺牲也。』汤使遗之牛羊,葛伯食之,又不以祀。
汤又使人问之曰:『何为不祀?』曰:『无以供粢盛也。』
汤使亳众往为之耕,老弱馈食;葛伯率其民要其有酒食黍稻者夺之,不授者杀之;
有童子以黍肉饷。杀而夺之。书曰:『葛伯仇饷。』此之谓也。

「为其杀是童子而征之;四海之内,皆曰:『非富天下也,为匹夫匹妇复雠也。』

「汤始征,自葛载;十一征而无敌於天下。东面而征,四夷怨,南面而征,
北狄怨,曰:『奚为後我?』民之望之,若大早之望雨也;归市者弗止,
芸者不变;诛其君,吊其民,如时雨降,民大悦。
书曰:『□我后,后来其无罚。』

「『有攸不为臣,东征,绥厥士女,匪厥玄黄,绍我周王见休,
惟臣附於大邑周。』其君子实玄黄於匪以迎其君子,其小人箪食壶浆以迎其小人。
救民於水火之中,取其残而已矣。

「太誓曰:『我武惟扬,侵于之疆,则取于残,杀伐用张,于汤有光。』

「不行王政云尔,□行王政,四海之内,皆举首而望之,欲以为君;
齐、楚虽大,何畏焉。」





滕文公下·第六章

孟子谓戴不胜曰:「子欲子之王之善与?我明告子。有楚大夫於此,
欲其子之齐语也;则使齐人传诸?使楚人传诸?」曰:「使齐人传之。」
曰:「一齐人传之,众楚人咻之;虽日挞而求其齐也,不可得矣。
引而置之庄岳之间,数年;虽日挞而求其楚,亦不可得矣。

「子谓薛居州,善士也,使之居於王所。在於王所者,长幼卑尊,皆薛居州也,
王谁与为不善?在王所者,长幼卑尊,皆非薛居州也,王谁与为善?
一薛居州,独如宋王何?」





滕文公下·第七章

公孙丑问曰:「不见诸侯,何义?」孟子曰:「古者不为臣不见。

「段干木逾垣而辟之,泄柳闭门而不内,是街已甚;迫,斯可以见矣。

「阳货欲见孔子而恶无礼;大夫有赐於士,不得受於其家,则往拜其门;
阳货□孔子之亡也,而馈孔子蒸豚;孔子亦□其亡也,而往拜之;
当是时,阳货先,岂得不见!

「曾子曰:『胁肩谄笑,病于夏畦。』子路曰:『未同而言,观其色赧赧然,
非由之所之也。』由是观之,则君子之所养,可之已矣。」





滕文公下·第八章

戴盈之曰:「什一,去关市之征,今兹未能;请轻之,以待来年然後已,何如?」

孟子曰:「今有人日攘其邻之鸡者,或告之曰:『是非君子之道。』
曰:『请损之,月攘一鸡,以待来年然後已。』

「如知其非义,斯速已矣,何待来年!」





滕文公下·第九章

公都子曰:「外人皆称夫子好辩,敢问何也?」孟子曰:「予岂好辩哉?
予不得已也。

「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乱。

「当尧之时,水逆行,□滥於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定;下者为巢,
上者为营窟。书曰:『洚水警余。』洚水者,洪水也。

「使禹治之。禹掘地而注之海,驱蛇龙而放之菹;水由地中行,江、淮、河、汉
是也。险阻既远,鸟兽之害人者消;然後人得平土而居之。

「尧、舜既没,圣人之道衰,暴君代作;坏宫室以为污池,民无所安息;
弃田以为园囿,使民不得衣食;邪说暴行又作;园囿污池,沛泽多而禽兽至。
及纣之身,天下又大乱。

「周公相武王,诛纣伐奄;三年讨其君,驱飞廉於海隅而戮之;
灭国者五十,区虎豹犀象而远之:天下大悦。
书曰:『丕显哉文王谟,丕承哉武王烈;佑启我後人,咸以正无缺。』

「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弑其君者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

「孔子惧,作春秋,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
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
不归杨则归墨。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
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公明仪曰:『庖有肥肉,U+5ED0有肥马;
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
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

「五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
作於其心,害於其事;作於其事,害於其政。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

「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
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诗云:『戌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无父无君,是周公所膺也。

「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辩哉!
予不得已也。

「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





滕文公下·第十章

匡章曰:「陈仲子,岂不诚廉士哉!居於陵、三日不食,耳无闻,目无见也;
井上有李,螬食实者过半矣,匍匐往将食之,三咽,然後耳有闻,目有见。」

孟子曰:「於齐国之士,吾必以仲子为巨擘焉。虽然,仲子恶能廉;
充仲子之操,则蚓而後可者也。

「夫蚓,上食槁壤,下饮黄泉。仲子所居之室,伯夷之所□与?
抑亦盗跖之所□与?所食之粟,伯夷之所树与?抑亦盗跖之所树与?
是未可知也。」

曰:「是何伤哉!彼身织屦,妻辟□,以易之也。」

曰:「仲子,齐之世家也。兄载,盖禄万锺,以兄之禄为不义之禄而不食也,
以兄之室为不义之室而不居也;辟兄离母,处於於陵。他日归,
则有馈其兄生鹅者。己频□曰:『恶用是U+9D83U+9D83者为哉!』
他日,其母杀是鹅也,与之食之,其兄自外至,曰:『是U+9D83U+9D83之肉也!』
出而哇之。

「以母则不食。以妻则食之,以兄之室则弗居,以於陵则居之:
是尚为能充其类也乎?若仲子者,蚓而後充其操者也!」





离娄上·第一章

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
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

「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不可法於後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

「故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

「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

「圣人既竭目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员平直,不可胜用也。
既竭耳力焉,继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胜用也。既竭心思焉,
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

「故曰: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谓智乎?

「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於众也。

「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
国之所存者,幸也。


「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
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

「诗云:『天之方蹶,无然泄泄。』

「泄泄、犹沓沓也。

「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

「故曰:青难於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





离娄上·第二章

孟子曰:「规矩,方员之至也;圣人,人伦之至也。

「欲为君尽君道,欲为臣尽臣道:二者皆法尧、舜而已矣。
不以舜之所以事尧事君,不敬其君者也,不以尧之所以治民治民,贼其民者也。

「孔子曰:『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

「暴其民甚,则身弑国亡;不甚,则身危国削。名之曰『幽厉,』虽孝子慈孙,
百世不能改也。


「诗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此之谓也。」





离娄上·第三章

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

「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亦然。


「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完庙;
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

「今恶死亡而乐不仁,是犹恶醉而强酒。」





离娄上·第四章

孟子曰:「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

「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

「诗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离娄上·第五章

孟子曰:「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
家之本在身。」





离娄上·第六章

孟子曰:「为政不难,不得罪於巨室;巨室之所慕,一国慕之;
一国之所慕,天下慕之。 故沛然德教溢乎四海。」





离娄上·第七章

孟子曰:「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贤役大贤;天下无道,小役大,弱役强。
斯二者天也,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齐景公曰:『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是绝物也。』涕出而女於吴。

「今也小国师大国,而耻受命焉;是犹弟子而耻受命於先师也。

「如耻之,莫若师文王;师文王,大国五年,小国七年,必为政於天下矣。

「诗云:『商之孙子,其丽不亿;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侯服于周,天命靡常;
殷士肤敏,□将于京。』孔子曰:『仁不可为众也。』夫国君好仁,天下无敌。

「今也欲无敌於天下而不以仁。是犹执热而不以濯也。诗云:『谁能执热,
逝不以濯。』」





离娄上·第八章

孟子曰:「不仁者可与言哉?安其危而利其□,乐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与言,
则何亡国败家之有!

「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孔子曰:『小子听之: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後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此之谓也。」





离娄上·第九章

孟子曰:「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
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
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

「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走圹也。

「故为渊□鱼者,獭也,为丛□爵者,□也;为汤、武□民者,桀与纣也。

「今天下之君有好仁者,则诸侯皆为之□矣。虽欲无王,不可得已。

「今之欲王者,犹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为不畜,终身不得;□不志於仁,
终身忧辱,以陷於死亡。

「诗云:『其何能淑?载胥及溺。』此之谓也。」





离娄上·第十章

孟子曰:「自暴者不可与有言也,自弃者不可与有为也。言非礼义,谓之自暴也;
吾身不能居仁由义,谓之自弃也。

「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

「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离娄上·第十一章

孟子曰:「道在尔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人人亲其亲,长其长,
而天下平。」





离娄上·第十二章

孟子曰:「居下位而不获於上,民不可得而治也。获於上有道:不信於友,
弗获於上矣。信於友有道:事亲弗悦,弗信於友矣。悦亲有道:反身不诚,
不悦於亲矣。诚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诚其身矣。

「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

「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





离娄上·第十三章

孟子曰:「伯夷辟纣,居北海之滨,闻文王作兴,曰:『盍归乎来!
吾闻西伯善养老者。』太公辟纣,居东海之滨;闻文王作兴,曰:
『盍归乎来!吾闻西伯善养老者。』

「二老者,天下之大老也,而归之:是天下之父归之也;天下之父归之,
其子焉往?

「诸侯有行文王之政者,七年之内,必为政於天下矣。」





离娄上·第十四章

孟子曰:「求也为李氏宰,无能改於其德,而赋粟倍他日。
孔子曰:『求,非我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由此观之,君不行仁政而富之,皆弃於孔子者也。况於为之强战!
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肉,
罪不容於死!

「故善战者服上刑,连诸侯者次之,辟草莱任土地者次之。」





离娄上·第十五章

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
胸中不正,则眸子□焉。

「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哉!」





离娄上·第十六章

孟子曰:「恭者不侮人,俭者不夺人。侮夺人之君,惟恐不顺焉,恶得为恭俭!
恭俭岂可以声音笑貌为哉!」





离娄上·第十七章

淳于U+9AE0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孟子曰:「礼也。」曰:
「嫂溺则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
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

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

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离娄上·第十八章

公孙丑曰:「君子之不教子,何也?」

孟子曰:「势不行也。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继之以怒,继之以怒,则反夷矣。
『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於正也。』则是父子相夷也;父子相夷,则恶矣。

「古者易子而教之。

「父子之间不青善,青善则离,离则不祥莫大焉。」





离娄上·第十九章

孟子曰:「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守孰为大?守身为大。不失其身而能事其亲者,
吾闻之矣。失其身而能事其亲者,吾未之闻也。

「孰不为事?事亲,事之本也。孰不为守?守身,守之本也。

曾子养曾U+6673,必有酒肉;将彻,必请所与;问『有馀?』必曰『有。』
曾U+6673死,曾元养曾子,必有酒肉;将彻,必请所与;问『有馀?』
曰:『亡矣。』将以复进也。此所谓养口体者也。若曾子,则可谓养志也。

「事亲若曾子者,可也。」





离娄上·第二十章

孟子曰:「人不足与适也,政不足间也。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
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





离娄上·第二十一章

孟子曰:「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





离娄上·第二十二章

孟子曰:「人之易其言也,无青耳矣。」





离娄上·第二十三章

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离娄上·第二十四章

乐正子从於子敖之齐。

乐正子见孟子。孟子曰:「子亦来见我乎?」曰:「先生何为出此言也?」
曰:「子来几日矣?」曰:「昔者。」曰:「昔者-则我出此言也,不亦宜乎?」
曰:「舍馆未定。」曰:「子闻之也舍馆定,然後求见长者乎?」

曰:「克有罪。」





离娄上·第二十五章

孟子谓乐正子曰:「子之从於子敖来,徒哺啜也。我不意子学古之道,
而以哺啜也。」





离娄上·第二十六章

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後为大。

「舜不告而娶,为无後也。君子以为犹告也。」





离娄上·第二十七章

孟子曰:「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

「智之实,知斯二者弗去是也。礼之实,节文斯二者是也。乐斯二者,乐则生矣;
生则恶可已也;恶可已,则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 」



古典小说 现代小说 古典诗词 现代诗歌 外国文学 名家文集 另类作品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诸子百家 文学常识 四书五经 四库全书 道教书籍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古典散文 现代散文 纪实文学 人物传记 热门作品 原创作品 文学理论 经济研究 哲学宗教 马列主义 茗香文斋 国学书库 新国学理论